会员登录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页 | 引航印象 | 引航动态 | 引航公告 | 引航公益 | 引航党建 | 理论研究 | 文明创建 | 引航期刊 | 引航精英 | 引航客户| 引航聊吧 | 引航电台 | 法律咨询
引航印象
荣誉榜
引航动态
引航公告
引航公益
引航党建
理论研究
文明创建
引航期刊
引航精英
引航客户
引航论坛
引航聊吧
引航电台
法律咨询
理论研究

婚姻法研究之:彩礼纠纷

发布时间:2014-3-18 10:26:22    点击率:2008   

                                                                            ——梁峰

1、 婚约的性质及效力

我国《婚姻法》对婚约采取既不提倡也不禁止的态度,婚姻成立专指结婚,不包括订婚,订婚本身不产生确立夫妻关系的效力。我国《婚姻法》认为,婚约不是婚姻成立的必经要件,只是一个事实行为,二者不具有必然的联系,一方违反婚约,另一方不得以此为由请求婚姻成立。

因长期以来的风俗习惯,在有些地方仍在婚姻成立中存在订婚这一环节,但此环节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只是基于双方自愿举行的仪式。

2、 解除婚约时的损害赔偿

我国《婚姻法》对于解除婚约时的损害赔偿没有规定。实践中,对于解除婚约时的请求赔偿青春损失费、基于婚姻约定的违约损害赔偿,不予支持,但对于一方有过错的并因此造成对方财产损害的,应当予以损害赔偿,以补偿无过错方的财产损失。

3、 解除婚约时“彩礼”的处理

男方在婚姻约定初步达成时间向女方赠送的聘金、聘礼,俗称“彩礼”。

《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十条对应返还彩礼的情况作了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⑴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⑵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⑶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适用前款第⑵⑶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需要注意的是第⑶项中“生活困难”应当以绝对生活困难、其生活靠自己的力量已经无法维持当地最基本的生活水平为判断标准。

1993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五条规定,已登记结婚,尚未共同生活,一方或双方受赠的礼金、礼物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具体处理时应考虑财产来源、数量等情况合理分割。各自出资购置、各自使用的财务,原则上归各自所以。该意见第十九条规定,借婚姻索取的财物,离婚时,如结婚时间不长,或者因索要财物造成对方生活困难的,可酌情返还。对取得财物的性质是索取还是赠与难以认定的,可按赠与处理。

《婚姻法司法解释(二)》中涉及的“彩礼”,具有严格的针对性:一、必须是基于当地的风俗习惯,为了最终缔结婚姻关系,不得已而为给付的,其具有明显的习俗性,如果不存在必须给付彩礼方能缔结婚姻关系的风俗习惯,则一般认定为赠与,不能适用 《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十条的规定。二、彩礼一般为数额较大的金钱或者价值较高的财物,数额是否较大需从当地经济状况出发进行认定。

  另外,实践中彩礼的给付人和接受人并非只限男女双方,还可能包括男女双方的父母或亲属,这些人均可成为返还彩礼诉讼的当事人。对可能存在的以男女双方为原、被告的彩礼返还诉讼,或在涉及彩礼返还的离婚诉讼中,一方提出另一方不是实际给付人或自己不是实际接受人的抗辩,由于彩礼给付实际就是以男女双方为利益对象或代表,因此人民法院对此抗辩可不予采信

  虽然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十条的规定,当符合条件时,已给付的彩礼应当予以返还,但在实际生活中,已给付的彩礼可能已用于购置男女双方共同生活的物品,事实上已经转换为男女双方的共同财产,或者已在男女双方的共同生活中消耗。因此,已给付的彩礼使用情况、是否在男女双方共同生活中发生了必要损耗、婚姻关系或同居关系存续期间的长短等都是彩礼返还时应当考量的因素。

  在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情况下,当事人一方可以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一方不得以双方曾发生过两性关系为由拒绝返还彩礼。

 4、婚约彩礼纠纷相关法条

⑴《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十条:“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 (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

⑵《婚姻法司法解释(一)》第二十七条:“婚姻法第四十二条所称“一方生活困难”,是指依靠个人财产和离婚时分得的财产无法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一方离婚后没有住处的,属于生活困难。离婚时,一方以个人财产中的住房对生活困难者进行帮助的形式,可以是房屋的居住权或者房屋的所有权。”

⑶《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五条:已登记结婚,尚未共同生活,一方或双方受赠的礼金、礼物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具体处理时应考虑财产来源、数量等情况合理分割。各自出资购置、各自使用的财物,原则上归各自所有。

⑷《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十九条:“借婚姻关系索取的财物,离婚时,如结婚时间不长,或者因索要财物造成对方生活困难的,可酌情返还。对取得财物的性质是索取还是赠与难以认定的,可按赠与处理。

5、婚约彩礼纠纷相关案例

  案情介绍:2005年2月24日王某、张女双方经人介绍相识,并于同年农历2月8日举行订婚仪式。此前王某给付张女5000元彩礼,其中张女自购物花费1000元,为王某购物花费500元,余款为王某领取后又给付张女;后张女到王某家,王某父母给付其1000元“见面礼”;2005年中秋节前王某给付张女500元;2006年春节前王某给付张女家送去价值约200元礼品,但张女家减半收取,余则退还王某。双方在交往过程中王某还数次给付张女实物及现金,价值数十元至数百元不等。2006年2月双方拟定于2006年5月1日举行结婚仪式,但2006年4月12日原被告双方因言语失和发生吵打,原告遂提出解除婚约,并要求被告返还因订婚而花费的费用,被告以其不同意解除婚约为由拒不返还。原告索要未果,因而成讼

审判:宿迁市宿城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原被告对事实的争议是彩礼数额的认定。因原告提供的彩礼明细未经被告确认,其具体数额尚需其他证据加以证实,否则不能仅以此作为认定彩礼数额的依据。另查明,原被告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原告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彩礼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但其返还数额应予依法认定。因原告给付被告彩礼 5000元及原告父母给付见面礼1000元及有关节日前送给被告的现金及实物属彩礼范畴,且被告对彩礼数额予以认可,应予返还,其他财物的给付系原告于日常生活中出于自愿自觉给付被告的礼物(并非按习俗为之),属赠与行为,不得要求返还。扣除被告为原告购物花费的金额(500元),被告应返还原告彩礼6100元。被告关于并非其悔婚,不同意返还的辩解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据此,依法判决张女返还王某6100元。

  判决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

  [评析]

  审理本案的关键是:

  一、关于彩礼的认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了关于返还彩礼的三种情形,但该司法解释并未就何谓彩礼作出界定,因此在司法实践中应妥为厘定。规定返还彩礼是对在婚嫁或婚姻纠纷中处于弱势地位财产给付者的一种救济手段,而非对其给付彩礼行为的鼓励与支持,是对现实社会中不少地方给付彩礼之风盛行,一些男青年尤其是经济条件等自身条件差的男青年在债台高筑之后、婚巢未暖之时“人、财两空”的慰籍,更对那些有骗财心机者的无情打击。而那些专业骗财行为则已非本条所规制,通常应受刑法规制。司法解释是把返还彩礼的请求人(通常而言单指男方)当作弱者加以保护,弥补其所受的经济损失,以维护社会的安全与稳定;其维护婚姻稳定的目的仅是次要目的,对其可能产生的精神损失则不予理会,故该条司法解释是彻头彻尾的法律向消极世俗低头的产物。基于这样理解,彩礼就是男方为达到与女方结婚之目的而依习俗给付女方的财物。依习俗给付与以达到与女方结婚为目的是彩礼的两大特质,且二者缺一不可。其中依习俗而为给付的特征把给付彩礼与男女双方在日常生活所为普通赠与行为相区别,以达到与女方结婚为目的的特质则把骗色者或其他形形色色的感情骗子从返还彩礼的请求者中除名,从而保证返还请求者弱者地位的真实性。因此,在本案中的彩礼认定上,承办法官就正确地把握了彩礼的上述二特质,将男方所为的普通赠与从彩礼的名目中剔除。

  二、返还彩礼是否以女方有过错为条件

  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未规定返还彩礼是否以女方有过错为条件,通常而言就应理解为无此条件,但理论界及为数不少的法官对此则不以为然,认为对女方不公平,尤其是男方有过错而女方无过错时更是如此。但婚姻是以感情为基础和命脉,是极具伦理性的社会现象,任何企图的社会舆论、经济手段乃至法律制度为维系婚姻关系手段的策略或制度都是不人道的。况且若如此规定,则女方即可使出损招以逃避返还彩礼,如着力让男方厌恶自己,却一脸无辜地说想要结婚或有着共同生活的意愿,只要其行为不涉及贞节操守,其风度和不良习俗似乎都不能成为“过错”的依据,而男方一旦受不了,则注定就要人财两空了,这显然不利此项救济措施功用的发挥,而且“过错”是主观色彩甚浓的价值判断,非物质的,与该条司法解释弥补男方经济损失的立法目的不合,故返还彩礼与否不以女方有无过错为条件。简而言之,只要符合司法解释规定的情形就应返还彩礼。

  三、全额返还还是部分返还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未对返还财产是全额返还亦或部分返还作出明文规定,具体实践操作也有很大差异。有不少人认为该条 (一)(二)项规定情形应全额返还,第(三)项规定的情形应部分返还。笔者认为:是全额返还亦或部分返还应视情形而定,不能一概而论,属司法解释赋予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的,通常而言,笔者也倾向于全额返还彩礼。这种情况主要表现为男女方既未办理结婚登记,也未依习俗共同生活,或女方也未曾以彩礼为男方支付合理费用。倘若双方虽未共同办理结婚登记,但已共同生活,或女方以彩礼为男方支付一些合理花销,则不应让女方全额返还,可视具体情形予以部分返还。本案在返还彩礼的数额确定上,较全面地考虑到彩礼是否被合理使用等情况,即以扣除女方为男方花费的合理支出的余额为返还数额。法院在判决中不仅简要论述了证据取舍的理由,使当事人“认 (可)事(实)”,而且对彩礼的范围、返还彩礼是否以女方有过错为前提及是如何确定返还的数额等作出必要的论述,突出了法院“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裁判案件的特点,原被告双方因而均服判息诉。

发布时间:2014-3-18 10:26:22 点击率:2008 [返回上一页]

版权所有:江苏引航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广建网络     苏ICP备13007760号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深圳路1号尚东国际A区4楼    电话:0517-83916318